欢迎您来台州淘屋网:台州新闻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撤县设市,玉环百姓期待多

2020-09-17来源:台州淘屋网正文:撤县设市,玉环百姓期待多

“有些人早上7点就过来了,一直到下午四五点,还会陆续有人来。”在县政府门口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也许还不知道,这个小县城的身份已经再次发生了改变。

在玉环,从消息爆出之后,像徐静静一样,来县政府门口拍照留念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在此前后,陕西、湖南、四川等地也传来后撤县县级市的消息,这被指出是国家对撤县县级市冰封20年后再开闸。

4月11日,各大媒体都铺天盖地报道一个新闻,据浙江发布的消息: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玉环县,成立县级玉环市,以原玉环县的行政区域为玉环市的行政区域。玉环市政府仍驻玉城街道东城路6号。玉环市由浙江省首府,台州市代管。

4月15日下午4点,80后徐静静车站在玉环县政府门口,挂了几个POSE,让朋友照片。“我也算亲眼了一个历史事件,肯定要合照一下。”这个活泼的女生笑着说。

变成市了,毕竟和县不一样,我们这儿以后能无法有更好的教育和医疗资源?还有交通,现在坐火车都要去温岭。不过,乐清湾大桥已经在建了,这也蛮好。

交通不是很便捷,但生活安逸

玉环取名于《太平寰宇记》:晨雾绕岛,形状如环;上有流水,洁白如玉。

这基本注释了玉环的地理位置:东临东海,南连洞头,西嵌乐清湾,北接温岭市,辖域总面积2279平方公里,其中陆域378平方公里、海域1901平方公里。

由于靠海,玉环的交通并不算便利。从杭州到玉环,如果乘坐客运大巴,需要差不多5个小时的车程;如果跪高铁,必须先花两个多小时到温岭火车站,再花上上一个半小时,换乘客车到玉环。

回头在通往城区的道路上,空气里偶尔会有一股海腥味飘来。

这个位于浙江东南沿海的城市是全国百强县,也是浙江17个官僚主义强县之一,2016年底户籍人口43.3万人,城区常住人口21.2万人,城镇化率约63.5%。

老城区的道路不算宽广,早上八九点,城关菜场前的广陵路上,电瓶车、农用三轮车、小轿车混合在一个车道,也不会出现短暂的拥堵,但是看上去也不恐慌,大家相互拐弯,各奔东西。

城区比较显眼的高层建筑,大多都是酒店或者新建的写字楼,很多民居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房子,玉环县政府就被包围在这样的民宅中。

这样的城市气息倒显出一种平易近人,街道上随时看到偶遇熟人的行人,停留,闲谈。

当地的房价,不涨反降

县改市的消息早已在城区传开,无论是路边的小摊贩,开出租车的的哥,还是开店的老板,提起这件事儿,都说“知道知道,看到新闻了。”

在县前社区开便利店的王秋花上还拿走手机给记者看,“我当天就发朋友圈了,不少人点拜呢。”

虽然去年11月份,玉环县月向台州市政府递交撤县设市的请示,但实际上,从上个世纪90年代,玉环就明确提出撤县设市的目标。

80多岁的退休干部林月祥在县政府机关工作了一辈子,就任于统战部门,“我忘记10多年前玉环就明确提出县改市,那个时候,每年县里的领导都会向市里提这个问题。这几年,县改市的消息也一直在传,我都放过好多次微信,每次都是空欢喜一场,这次终于成真的了。”

当然,整个城区最惹眼的变化还是在县政府门口,三三两两的市民赶来照片。

这是件高兴事儿,所有人都这么说。那么它以后会对在这里生活、工作的每个人带给什么样的变化呢?

“改变肯定有吧,但是什么我现在也说道不好。”

王秋花的说法挺有代表性,对于未来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改变,作为普通老百姓,不少人都还没认真考虑过。

“我们这里毕竟是小城市,又近,不像杭州这种地方,开了G20后,就变化很多,对老百姓来说,太大的影响还没有。举个例子,改市后,玉环的房价都没啥变化。”在一家交通运输企业上班的周董(化名)说道。

的确如此,记者探访几家中介发现,玉环的房价不仅没上涨,从去年开始反而出现下跌。

“去年低的时候,每平方要一万三四,今年到现在也就9000多元到一万吧。”玉环城关泰安路一家房产中介的负责人回应,县改市的消息出来后,房价也还没有经常出现上升的趋势,“小县城,本身人不多,也没那么多人买房子,价格有可能就上不去吧。”

的哥期望,自己做生意不会更好

现实的转变自然会这么快地显现,但也有人在内心有了一些期待。

“变成市了,毕竟和县不一样,我们这儿以后能不能有更好的教育和医疗资源,比如好的医生和医院,好的学校能不能也进去。”

这是徐静静的小期待,“还有交通,现在坐火车都要去温岭。不过,乐清湾大桥已经在建了,这也蛮好,以后起码去温州那边就便利多了。”

在这里进了近20年出租车的安徽的哥陈颖风这几天则是在和同行们闲谈,“以后,来这里做生意的人会不会多一起?那微信的人就更多了。”

陈颖风说道,玉环这个城市远比大,但是因为工厂多企业多,很多外地人都会来这里谈做生意、跑业务,上海、辽宁……天南海北,哪儿的人都有。“像机电园区,科技园区,市区过去打个车也就10多元,去那儿的人挺多。基本在这里打车的,外地人和本地人对半。”

这么一天下来,陈颖风能纳50多单,一个月能收入五六千元。

“玉环不像杭州会交通堵塞,这是蛮好的,但相对地人流量也没有那么多。改市了,听得一起也好听得,说不定愿意来的人更多了,那我们的生意兴许也会更好。”

玉环县委书记林先华在拒绝接受玉环当地媒体专访时称,“后撤县县级市对玉环来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标志着玉环新一轮发展的春天已经到来。我们将抓住这一难得的发展机遇,推动玉环融合发展、领先于发展、横跨发展。也就是补齐交通体系领先短板,实现从交通末端向区域交通枢纽跨越;补足产业结构失衡短板,构建从工业大市向工业强市跨越;补齐发展空间狭小短板,实现从本岛时代向的环漩门海湾时代跨越;补足公共服务严重不足短板,构建从底线民生向普惠民生跨越。”

官方的许诺和民间的期待,撤县县级市,玉环的改变也许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