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台州淘屋网:台州新闻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首页
  •  > 台州资讯
  •  > 四川男子在嘉兴打工20年买房成家称找到归属感-中新网

四川男子在嘉兴打工20年买房成家称找到归属感-中新网

2020-05-28来源:台州淘屋网正文:四川男子在嘉兴打工20年买房成家称找到归属感-中新网

杨国强(中)现在是箱包车间的打样师傅

  从杨国强下班的工厂到住处,距离500多米,不会经过一个热闹的集市。傍晚5点,50岁的杨家杨回头在前头,我和他老婆跟在后面。

  小吃店伙计、杂货卖老板娘、卖菜大爷,老杨笑嘻嘻的,看到每个人都热情吃饭,露出一口不太整齐的牙齿。

  在嘉兴南湖区凤桥镇庄史村,只要提起老杨,几乎没人不认识。老婆李长术说道这些,言语里透着自豪。

  在嘉兴生活20年,话语间已有明显的拖着宽尾音的嘉兴腔。最明显的变化是,一家人都不怎么吃甜了,和嘉兴人一样,口味酸甜。

  买了房入了党,孩子们早学会嘉兴话,现在,一家人对巴山蜀水的思念已渐渐淡去。老杨已把嘉兴,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

  30年前随着民工大潮外出闯世界,“候鸟”飞到嘉兴落了根

  杨国强的老家,在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协和乡的一个偏远山村,通往外界只有一条崎岖不平山路。

  “到了成都还得跪5小时大巴,再坐2小时公交,再走一段山路,才能到家。”老杨说,回家的路折腾啊。

  老杨名列老幺,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

  20岁那年,父母终于同意他出去打零工。对此,老杨期望了很久。“山里太苦了,出去能赚钱还见世面,村里的年轻人都回头了。”

  那是1983年。杨国强揣着20元路费,去了贵州,帮别人编成竹席。实在没有出路,一年后,他又去了云南,在砖瓦厂挣钱。后来,他像候鸟一样,去了很多地方,可每个地方都待不长久。

  无论你多么努力,别人老把你当外乡人。老杨说道。

  1993年,而立之年的杨国强厌倦了四处漂泊的生活。有个老乡跟他说道,沿海一带经济繁盛,很多打工的都成了老板。于是,他回到嘉兴。20年过去,他还在嘉兴,并成家立业。

  “终于不必做那只飞来飞去的小小鸟了。”老杨说。

  【民工潮】

  1978年,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使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越来越多的剩余劳动力进入乡镇和城市谋生。1984年,国务院授予《关于农村转入集镇落户的通知》,容许长期在城镇务工、经商、有固定职业和住所的农民,在自理口粮的情况下迁出城镇落户。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大量农民工涌向沿海大城市,形成波澜壮阔的民工潮。

  没钱办暂住证,整天东躲西藏像做贼

  到嘉兴后,杨国强找到这里到处都是小作坊、小工厂,到处都贴着招人广告。

  “我不怕累不怕苦,什么活都能干。”可他一次次上门求职,总被拒之门外,“他们讨厌招本地人,光听得我的口音,就直接摇手拒绝了。”

  杨国强只能去建筑工地当小工,一天十几块钱,仅够吃肚子。他身体瘦弱、力气小,包工头很不满意。

  后来,在老乡帮助下,在一家天线厂,去了两次,老板才只得同意,“试试看吧。”

  1995年的一天,镇里干部来通知,“外地人去派出所办暂住证。”办证要40多块钱。那时候,老婆也回来来嘉兴打零工,两个人办证就要80多元,而他一个月工资才300元。

  杨国强心疼钱,拖着不去办证。可是,到处都是坎暂住证的。晚上慧都睡不好,就害怕听到敲门声。

  “我们有工作,有住处,还好点。有些老乡,没钱没工作,整天东躲东藏,跟做贼一样。”老杨说道。

  后来觉得不方便,他咬咬牙,办出了那个“白本本”。“整天都保镖带着,那是我最贵重的东西。”老杨说,那段时间,他生怕被当成盲流抓走。

  “那时候,哪家扔了东西,哪里有人打架,大家第一反应,肯定是外地人干的。”1995年前后,因为怀里那个“红本本”暂住证,老杨一直闷闷不乐。

  【暂住证】

  1984年,深圳率全国之先实行暂住证制度,目的是加强对近千万外来流动人口的治安管理。次年7月,公安部施行《关于城镇同住人口管理的暂行规定》。1995年,浙江也开始实行《浙江省暂住人口管理条例》,在浙江的外来务工人员也得办理暂住证。

  在实施暂住证制度过程中,国内部分地区经常出现了违规收费和粗暴野蛮查证的现象,暂住证制度存废问题曾引发多次争辩。

  红本换回绿本成为“嘉兴新居民”,一字之差背后是身份的改变

  在逼仄的工厂车间敲敲打打,转眼又是五年。

  仍是那家厂,只不过从以前十几人的小作坊变成了控股集团,员工4000多人。杨国强出了箱包车间的打样师傅,还带上了几个徒弟。

  2008年年初,小镇干部来厂里做到宣传,“暂住证要替换成居住证了。”

  不就是换个证嘛,有啥区别呢?工作人员说道了很多居住证的好处,杨国强将信将疑,“我在那么多地方打过工,从未听闻这样的好事。”

  第二天,杨国强夫妇就跑去了办了证,红本本替换成了绿本本,暂住证也变成了居住证。

  那一年,女儿18岁,儿子10岁。此前,两个孩子在镇上公办学校读书,一学期600元借读费。他不舍不得让孩子去民工子弟学校,害怕教学质量不好,耽误孩子。

  一个月工资700元,虽然需要省出这笔钱,但贴满民工子弟的标签,孩子在学校也不快乐。

  有了居住证,孩子们能够名正言顺地入公办学校读书,再不用低声下气地求人了。

  而杨国强夫妇,感觉到自己的生活,正在发生着显著的变化。

  “以前,我们讨厌城里人看病能缺席,卸任能拿养老金,现在我们也有了。”杨国强说道,有了居住证,单位帮交职工基本养老、基本医疗、失业、工伤、生育等社保,每月工资缴扣175元,和厂里的本地居民享受一样待遇。

  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更充实了。

  【居住证】

  2007年9月25日,嘉兴市新的居民事务局正式挂牌,沦为全国首家地市级流动人口常设服务管理机构。

  2007年11月20日,嘉兴平湖新的埭镇新的居民事务所内,发出浙江省第一张“居住证”。从2008年4月1日起,嘉兴在全国率先道别“暂住证”。

  2009年10月1日,《浙江省流动人口居住于登记条例》月实施,浙江流动人口道别长达14年的“暂住”,正式步入“居住于”时代,浙江开始全面推行居住证制度。

  买了房还进了党,嘉兴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二个家

  一张居住证,让杨国强收获的不仅是实惠,还有不断向上生长的期望。居住证制度,让杨国强感觉自己已是“半个嘉兴市民”,他想在这里“生根幼苗”。

  一方面,他不断修练自己,这也得益于新居民事务所组织的多个培训。初中学历的他,一口气报了三门课程。杨国强在厂里一直兢兢业业,已是数一数二的技术能手,多次被选为先进员工。

  还有一件大事,老杨买房了!他花了16万元,在凤桥镇买了一套房,面积虽并不大,但一家人住也十分温馨。

  今年,50岁的杨国强还入了党,“我感觉自己也是嘉兴的一份子,也要为第二家乡做到点力所能及的事。”

  这不是嘴上说说的。为啥本地一家人都这么讨厌他,爱做好事呗!每年夏天,菜场门前都有烂菜皮等垃圾发出腐臭味,清理工清扫不过来,他每天下了班就会去帮忙。

  儿子杨川江今年17岁,从小在嘉兴长大,现在能说道一口流利的嘉兴话。初中毕业后,参与本地中考,入了嘉兴技师学院学装潢设计。

  女儿结婚生子后,辞任工作,想进一家化妆品店。

  他说,20年前,哪能想到会有今天。

  “现在政策好、机遇也好,希望小辈们更有出息,真正亡命出点名堂来。”对于未来,杨国强一脸期望。

  【嘉兴探寻】

  实行居住证制度改革,嘉兴作为浙江试点,走在了全省之先。嘉兴这场改革的核心,是让更多的新居民,平等分享城市发展带来的实惠。2012年11月,嘉兴市委、市政府公布了《关于实施新居民分数制管理的若干意见(试行)》,正式启动实行新的居民积分制管理工作,即围绕新的居民的素质、能力、贡献等,设定相应标准进行评分,按照积分排序享受公共服务。(本报记者 黄娜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