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台州淘屋网:台州新闻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首页
  •  > 台州新闻
  •  > 台州在线台州网络电视台台州视音频门户网站

台州在线台州网络电视台台州视音频门户网站

2020-09-16来源:台州淘屋网正文:台州在线台州网络电视台台州视音频门户网站

字号:

T

|

T

  各位好,欢迎收看《台州浅观察》。当前,全国文明城市复评迎检已转入倒计时,全市上下齐心协力、合力参予,争创全国文明城市“两连冠”。随着全国文明城市创建标准的逐年提高,项目管理范围也从主要街道伸延到城乡全域,集镇区外行政村作为此次复评的新内容,台州是否作好打算了呢?今天我们走进黄岩院桥镇的行政村,去想到这里的村居环境如何?

  6月29日,记者来到黄岩区院桥镇水花村,水泥浇筑的村道看上去非常干净,凸挨着村道一侧有一条穿着村而过的小河,河道水质不错,不少村民在河边洗洗刷刷,一派静谧村庄之美。不过当我们将目光改向村道的另一侧,却找到几乎每家每户房前屋后都有杂物堆满着,有些用五颜六色的油布或者广告喷绘布覆盖着,有些直接暴露在环境中。告知了一位村民,我们获知,村里不少户村民正在建新房,这些都是之前老房子拆毁后的瓦片和木桩。

  黄岩区院桥镇水花村 村民:就是拆卸了的东西拆下的。农村的习惯反正都不用煤气灶都是烧柴的。拆就搬过来放到这里。村干部过来说道,只要敲得齐就没关系。(那这个瓦片和砖头放在这里有什么用啊?)这个放到这里以后盖房子还可以用啊。(你实在堆在门口乱不乱?是不是很难看?)难看,但是放在什么地方呢?

  沿着村居的小道,继续往里回头,这里乱堆满的现象更加广泛,有些村民将木桩劈成柴,在门口码放,也有不少人随意将这些东西铺散在自家门前,变得杂乱无章,这些散落一地的树枝、木块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下面沉积了不少灰尘和垃圾。这种房前屋后乱堆放的不道德,也让隔壁爱人干净的邻居直大笑。

  黄岩区院桥镇水花村 村民:总感觉不好,当然清清爽爽的好了。(觉得对你们生活是不是什么影响)对生活影响就是环境搞清爽了,生活好一些,你说道对吧,你看这些垃圾。(这些垃圾都是些什么?哪里搞来的)这些都是山上弄来的,烧饭用的。(我看轮胎什么的都有的)轮胎放这有几年了。(你觉得这样堆起来好看不好看)当然不漂亮了,能清扫,早点清扫掉,就漂亮了。(村里面有没有过来清理过)村里面清理也是清扫过,但是这里就没有。就是道路方面清理过。

  除了房前屋后的乱堆满现象,村里乱柴火的情况也很常见。大多数的村民都将衣服悬挂在竹竿制成的简陋衣架上,摆放在自己门口,有些将衣架移至村道上,更有甚者将衣服直接搭乘在外挂的电线上,存在安全隐患。

  黄岩区院桥镇水花村 村民:环境怎么好呀,对我们来说都不好,整洁,前面都是光光的最好。我就住在这里,我前面的地方很臭的,这个东西认同要理掉。(我看房前屋后乱堆放比较多)对啊,不干净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我们没东西放,越干净越好。清清爽爽,蚊子都较少一点。现在蚊子都很多,苍蝇蚊子都很多。(村子里面有没有跟大家说过房前屋后不能堆东西)说道说过就刚刚这几天,上面要检查了,就这样子说道。

  采访中,我们遇到了村里的党支部委员鲍伟民,他告诉他我们,水花村的环境整治工作他们已经展开十多天了。

  黄岩区院桥镇水花村党支部委员 鲍伟民:这个阶段我们都在整治的。我们有十几天做下来。都做了前门房后,都叫他们自己搬掉。(情况怎么样感觉?)改变是有的。(这种情况也比较普遍)蛮多的,显然是蛮多的。村里面这次花上了很多精力的,木头填在那里,有些不好了,我们还钱买过来村里面,拿去把它烧掉,喝。它烂掉的,不行的,几十年了放在这里。我们是买了收过来,拉到街上买两毛钱一斤,我们也买了两毛钱一斤。街上还捆起来晒干的,我们这滑的都给我们了。

  鲍伟民告诉记者,乱堆满的问题光靠村里面很难彻底解决。

  黄岩区院桥镇水花村党支部委员鲍伟民:像这些东西不必的,这些东西都没地方堆。本来集中于一起放在哪里也可以,盖起来。一家一户的东西。叫他扔掉,我们说不行,他样子宝贝一样的,你跟他谈,他们好像就是不要给我搞掉了,我这个要用的。这个问题我看要镇里面下来,新的整治好一点。光靠我们村里面(不行的)。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院桥镇九莲村,它是由下山头村和东鉴村两个自然村拆分而来,如今有600多户2000多人生活在这里。

  步入村口,我们找到,与水花村一样,村主要道路非常整洁,可见日常有保洁人员展开清扫。不过了解村居记者依旧找到了不少问题。村居中间不少角落里有垃圾不存在,自家门前或公共区域乱堆满也不少,整体环境不佳。

  黄岩区院桥镇九莲村 村民:我们下山头(九莲村)很脏很脏的。这次这样子敢的。我们自己要做一起要干净的。

  两排房子中间的空地被不少村民加以“利用”,几根毛竹或木板支起小屋,或者搭起铁皮棚,用来饲鸭子,走近能气味散发出来的阵阵臭味。更有甚者将乱搭建的鸭舍置在了河边,鸭子直接散养在河里。记者在村子里回头了一圈,找到这样乱搭起的小屋将近十处。

  黄岩区院桥镇九莲村 村民:你自己想到,你看乱不乱。那边那边都一样,都乱七八糟的,没人管的。(平时村里不管?)村里管谁这样子辟一起这样搞起了,他搞一起他也搞一起。(都搭乘起来干什么呢)都搭乘起来敲垃圾嘛。农村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这里谁来管呀?(呼了口痰)放垃圾好放嘛。

  在与村民的认识中,记者也找到,村民们的个人生活习惯也有待进一步加强。这位村民吃完的西瓜就随意扔在地上。

  黄岩区院桥镇九莲村 村民:房子盖起来后面乱七八糟的哦。(一直都是这么乱糟糟的吗)就是乱糟糟的嘛。(你这个瓜怎么随便扔到,不是有垃圾桶的吗?)哈哈(你刚不吃了的西瓜皮,就这样随便扔掉了,旁边就是垃圾桶对不对)

  在九莲村,记者还找到,这里家家户户的外墙、大门、甚至水槽,目之所及都被贴上小广告。记者采访当天,看到有工作人员正对村道边的外墙展开局部粉刷,经过白色涂料粉刷的墙面又像贴了新的膏药。

  黄岩区院桥镇九莲村党支部书记 李建华:我们第一步先这样弄,接下去在村里还有资金的情况下再整个刷白。现在我们卫生保洁先做到一起,其他的也需要镇里面出面来管理。

  记者专访的第二天,院桥镇已经决定工作人员对九莲村进行第二轮的清扫整治。在村子里经营着小卖部的吕阿姨家就是这次环境整治的重点,工作人员正拿着工具对贴了牛皮癣小广告的水槽展开清扫。吕阿姨告诉记者,这样的牛皮癣很多都是半夜三更趁人休息时被贴上的,找不到人,清理起来又麻烦,所以村民们也很闹心。

  黄岩区院桥镇九莲村村村民 吕菊芳:摸过几次了,摸过10多次了。(你们平时都不告诉吗?)不告诉有的时候人过来了,就被贴上了。人在这谁贴呀?张贴起来多漂亮。这样摸一起挺麻烦的吧。挺麻烦的。(你平时都没有看到过的吗?)没有看见过。他号码留在这里,就应当把他电话叫到这里,再把他抓一起。(这样摸干净看上去是不是舒服多了?)是啊,好多了,清新多了。现在清扫了,到时候人没看见又被贴上了。

  无聊的牛皮癣被清扫了,吕阿姨家屋后的卫生死角的清理也是件麻烦事儿,这处十多平方的水泥地上,有机器设备,竹制小盒等等物品,吕阿姨说东西堆满在这里已经有好几年了,这些大家伙自己搬不动,所以清理也成了大问题。看着塑料瓶、塑料袋、废纸被工作人员从角落里清扫出来,地被清理干净了,吕阿姨失礼太好了。

  黄岩区院桥镇九莲村村村民 吕菊芳:哎呀,多少好,现在多清新呀。真的是艰辛了。矿泉水大家喝,自己拿。不要客气,需要的自己喝。帮我家清理的多少好啊。

  一个上午时间,仅仅是九莲村清理出来的垃圾,就足足装了六辆货车。

  黄岩区院桥镇同创立主任 李中海:他们村现在的情况,有些老百姓也没有个地方。没专门的地方,他们这边也是有些舍不得,我们只能按照有序摆放把它放好。把卫生死角先清掉,垃圾先明走,然后根据实际情况,重新摆一下。有序的规范也不是说道特别脏乱差就行。农民家里面都是用火灶,不是,像市区那边用天然气没办法,我们也必要的给他保留一点,放置好之后必要的柴火就放在这个地方,你们自己不要有时候随意的之前一样把什么东西都往这边纳,也必须这边必要的引领一下。

  在院桥镇记者了解到,全镇共有43个村居,除了个别村居归属于辟城区范围,参予过2017年的文明城市创立工作外,其余都属于建成区外的行政村,这次文明城市复评,对这些村居来说是第一次。如今时间凸任务轻,院桥镇按照村级自查整改和乡镇工作划出区域责任到人,还将以访查督查相结合方式,对全镇行政村积极开展文明环境整治工作。

  黄岩区院桥镇党委副书记 盛承涛:我觉得一个是我们的整治力度不一,有些村整治的力度大一点,有些村整治的力度小一点。第二个,我实在是整治的标准不一样,有些村可能对我们整治的理解是要整个进行大整治,个别村有些村干部还思想上还过于重视,指出就是在主道路扫扫地就好了,但是对道路两边的还包括沟渠的垃圾及前门屋后的整治的不是很做到。我们做环境整治,我实在要达到两方面的结果,第一个是按照市区布置,一定要作好多城同创两联创,实现这个目标。可我觉得环境整治不光光是迎检,也是为了超过我们老百姓一个环境的整洁,一个身体健康。

  乡村文明创建,要对标新的文明创建标准,庆贺全国文明城市复检,整治时间凸,任务轻,必须多走、勤看著、狠抓,面对面,点对点地消除一些不文明的行为。从这次的整治行动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困惑和难点,关键在于,百姓们传统的生活习惯,和当下的文明标准之间的高差如何匹配。领先的陋习要改良,但一些基本的农村生活常态,诸如烧柴灶、室外晾衣很难在一时间挽回,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农村生活的烟火气,整治的着眼点,应该在“纾缓”而非“围堵”,比如在村庄建设或改建阶段,就设置标准化的柴火堆、放物间和晾衣架,或在现有法规允许的前提下,为村民保留一部分附属房用于废弃物的放置等等。新闻中,乡镇部门也考虑到了村民的现实市场需求,这无疑是一种进步,毕竟,文明的终极是幸福,如果一刀切,切出了空间的整齐划一,但也不会切掉身后的民生幸福。